当前位置:俾翁信息门户网 >> 军事 >>永利皇宫是真的假的,“新好论道”重启,俞敏洪和张邦鑫聊了些什么?

永利皇宫是真的假的,“新好论道”重启,俞敏洪和张邦鑫聊了些什么?

作者:匿名 时间:2020-01-11 16:24:05】

永利皇宫是真的假的,“新好论道”重启,俞敏洪和张邦鑫聊了些什么?

永利皇宫是真的假的,继2017年新东方创始人俞敏洪与好未来创始人张邦鑫联手上演“新好论道”之后,时隔两年的ges大会上,二人再度同台对话。在对谈中,俞敏洪与张邦鑫从公益、培训机构定位和相互之间竞争合作三个维度畅谈教育。

培训机构是教育系统的重要组成部分,在增加教育资源供给、满足多元教育需求的同时,配合着公立教育体系推动教育的进步与发展。对于既处在科技变革中,又依旧传统的教育行业而言,新东方与好未来无疑是行业的风向标。但伴随着政策监管趋严,关于培训教育在中国教育中的责任逐渐成为了双方反思的重点。

在该问题上,俞敏洪认为培训机构一方面是对公立教育的拾遗补漏,其更多的任务是通过适当的方式让那些有需求的孩子对学习产生兴趣、热情,并给自己自信。

另一方面,俞敏洪认为培训机构相比公立体系有更强的灵活性,可以用科技体系来做实验。倒过来能帮助公立教育进步,为其提供工具、内容和系统。

与此同时,俞敏洪也同时指出了培训机构的不足。他认为,培训机构从目的性上来说要提高层次。“现在资本介入培训领域太多,不管是在线的还是地面的,资本推动培训机构往前走,导致很多对教育的内涵并不真正了解的人也冲进了教育。资本当然好,因为它能推动教育的研究、研发和发展,但是如果说纯粹是把它当做一个快速成功的商业模式来做,我觉得这个认识是要提升的。”俞敏洪表示。

张邦鑫就俞敏洪观点做出第三点补充,他认为,培训教育行业是社会发展阶段的必然产物。经济是社会发展的速度,教育是社会发展的加速度,重视教育是非常划算的事情。

谈及双方对于相互之间竞争关系的理解,张邦鑫表示,竞争最好的方式是向竞争对手学习。俞敏洪则认为,只要不突破底线的竞争就是良性的竞争。好未来和新东方之间目前形成了一个冤家之间又是竞争又是合作的良好局面。

以下为对话实录(经投中教育删减整理)

主持人:为什么想做情系远山项目,为什么联合做公益项目?这两年你们觉得该项目取得最大的成果和效果是什么?

俞敏洪:有一次我跟张邦鑫两个人喝咖啡,聊完工作上的事情就聊到了怎么样帮助贫困地区和山区的孩子们。后来两个机构每家捐5000万人民币成立了公益基金,通过这个公益基金把好未来和新东方好的系统和好的教学资源放进来,目标是服务于山区和贫困地区的孩子们。

后来情系远山成立以后,我们觉得应该让更多相关的机构,尤其是民间机构加入进来,就构成了一个大家一起共同合作的民间机构,形成了一个帮助贫困山区的孩子和农村地区的孩子的系统。

通过两年的实践,现在情系远山已经接近为10万名农村小学孩子和农村高中孩子进行了服务。

主要是做了两个项目,小学阶段的英语教学和高中阶段的教学。去年的数据表明,我们通过双师课堂,能够把农村普通高中的高考入学率提升20%左右,这意味着每100个农村孩子,多出了20个去上大学。

我们与好未来之间在业务层面是良性竞争,在公益层面和战略层面大家可以精诚合作。

张邦鑫:因为我和俞敏洪老师都是农村长大的孩子,属于学习改变命运的一代。但是为什么到这个年代才开始做这件事情呢?我们经常在思考这个问题。

我觉得有很重要的原因是,中国从来不缺乏有心去帮助到贫穷山区孩子的人,某种程度上来说也不缺少支持的资金,缺少的是有效的连接手段和真正能落实帮助到他们的方法。过去几年由于技术的发展,使得这种帮助的可能性会出现,并且它的有效性可以被检验。

具体来说,第一,以前也有推动这种教育进步的叫分工,但技术背景下的分工就不一样了。比如以前看病,不管是感冒还是其他问题,也不管病人是一个孕妇,还是要做手术的人,都是给你把脉。今天我们去医院其实是要分诊,你到底进哪个科室,你看皮肤病、感冒还是肺炎化验,我们教育行业以前是没有这种分工的。严格地讲也有分工,比如说分语文、数学、英语这样的一种学科的分工,但是今天我们看到的这种分工。比如说今年比较热的双师大班,就把同一个学科的老师分主讲老师和辅导老师,辅导老师将来还会分得很细,比如有的老师负责答疑,有的老师负责跟家长沟通,有的老师负责解决孩子的心理问题。

将来这种分工会推动教育,因为没有分工就无法在一个领域里面垂直纵深做深入的研究,很多技术和科学用不上,这是第一个变化。

第二,互联网的杠杆以及网络效应。互联网的杠杆就使得一个老师可以给100人、1000人、10000人同时讲课,网络的杠杆不等于网络效应,网络效应是可以让社会上人人为师,可以让每一个人既做学生,又可以当老师地参与进来,这就调动了全社会的教学资源。

第三,基于内容加上数据,它就会产生智能,这种数据智能,使得一个好的内容,它本身就能像老师一样跟学生进行智能的交互。

这三件事情就使得情系远山把大城市好的教育资源输入到边远山区,结合当地情况,再加上当地的辅导老师,能有效地让当地的学生学到跟北京、上海类似效果的学习。

俞敏洪:谈到科技,我觉得几个优势肯定是明显的。

第一,无边界、无空间、无时间的限制。这件事情在情系远山上面体现得淋漓尽致。把录播课给学生看和直接同步直播让学生听,学生的兴趣完全是不一样的。

学生发现对面是录播的时候,兴趣明显下降,他觉得那个老师不是我的,当学生们发现这个老师是同一个时间在北京、上海几千里外的地方对他们上课的时候,学生的兴趣立刻就起来了,这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情。

第二,精准教学,这对孩子来说也非常重要。成年人在一起的时候,听得懂听不懂可以自我调节,孩子不是这样的,如果孩子听不懂的话他就不听了。我在四川做过一次考察,给大凉山地区孩子听成都最优秀的高中的课程,这些孩子完全失去了兴趣,因为这个最优秀的高中的课程是冲着600分以上的孩子,老师讲课都是跳着讲的,对于农村200分的水平的孩子们,一旦云里雾里他就失去兴趣了。

我们的教课对孩子进行分层,这样的话老师对孩子们的水平是非常精准了解的,老师讲的时候他就知道应该讲得慢一点还是快一点,哪里讲得细一点。未来包括人工智能的应用、大数据的应用,我们可以逐渐更加深入到公益项目中间,这个在效率上会大大地提升。

但是我们也发现一个现象,因为孩子的专注力不可能做到自觉地把所有的课都学完。这就是为什么面对面教学到今天为止依然比的是在线效果更好的一个重要的原因。所以在线要解决的一个重要的问题是学生的学习效果问题。现在所有的机构都在摸索,这个摸索随着人工智能的发展,随着对学生数据的精准的定位,也随着把地面的辅导监督机制搬到线上去,到最后是能够解决的。这也是最后情系远山那些孩子学习效果能体现出来的一个重要原因。

主持人:培训教育对于整个教育行业来说,它所担负的责任是什么?

俞敏洪:其实教育最终就是培养一个完整的人。

第一,孩子成绩的提升,使孩子未来有更好的前途。第二,能否通过不同的教育系统,让孩子变得对学习更加热爱、更加有兴趣。

我觉得培训机构一方面是对公立教育的拾遗补漏,我们更多的任务是把那些有需求的孩子,通过适当的方式让他们对学习的产生兴趣、热情,并给自己自信,这是培训教育特别重要的一个要素。

第二,我们可以做实验,这个实验不是拿学生来做实验,是我们可以用科技体系来做实验。不同的教学方法、不同的科技手段,不同的数据应用。在公立学校可能就没有这样的资源,灵活性。机构倒过来能帮助公立教育去应用,不管是工具,还是系统,还是内容,我觉得这是培训体系要做的两个事情。

当然,整个培训领域要提高整整一个层次才行,这个层次是什么呢?

第一,从目的性上要提高层次。因为现在资本介入培训领域太多,不管是在线的还是地面的,资本推动培训机构往前走,这就导致很多对教育的内涵并不真正了解的人也冲进了教育。资本当然好,因为它能推动教育的研究、研发和发展,但是如果说纯粹是把它当做一个快速成功的商业模式来做,我觉得这个认识是要提升的。

第二,整个培训领域的教学研究水平和老师水平要提升,不管是在线还是地面,老师水平和教学产品的水平都要提升。因为教育领域承担了一个重大的责任,这个责任就是我们都是先收学生的钱。我们常常会发生很多教育机构做着做着做不下去的情况,结果受害的不仅是老百姓损失的那几个钱,更是这个孩子,耽误了学习,这从良心上来说是过不去的事情。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我觉得国家的一些规范性的政策和这一年多来对培训机构的整顿,给培训领域发展带来了走向规范,为培训机构发展铺就了一条良好的道路。

张邦鑫:我觉得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就是,我们这个行业,其实它是社会发展到这个阶段必然的产物。我发现中国人特别重视对未来的投入,比较重视对下一代的培养。经济是社会发展的速度,教育是社会发展的加速度,重视教育是非常划算的事情。

实际上,我们还有一个知识分子“的群体,就是我们的课外辅导的老师,这个行业每年大概要解决我们社会60到100万的就业,而且这些人都是知识分子,都是应届毕业大学生,基本上都是本科毕业,至少也是专科,整个行业解决了社会1000万人的就业。所以这个行业对整个社会的贡献和价值还是非常大的,不应该被社会忽略。

主持人:怎么看待新东方和好未来彼此之间的关系。

张邦鑫:用一句话总结,我觉得竞争最好的方式是向竞争对手学习。

新东方在我创业第一天开始就是内心非常尊敬的企业。新东方有几点是特别值得我们学习的。

第一,新东方是第一个想明白,教给孩子最重要的不是知识,而是学习的动力。第二,新东方最早想明白教知识不重要,教给他理想或者说情怀更重要。第三,我到今天还没学明白的一点。新东方做任何一个领域,到目前为止几乎都是后发先制的。

新东方最早是做托福gre的,后来做考研然后做留学,然后做k12,基本上他做到每一个领域,新东方体制内应该有一套方法,这套方法就是如何向同行学习,并且在未来一段时间内超过他。我也想借这个机会跟大家一起请教一下俞敏洪老师怎么做到的。

我觉得幸运的是,我在这个行业里面遇到的对手是令我尊敬的对手,他是非常正直的。

俞敏洪:我们两家确实是冤家,确实几乎是同一个领域互相之间的竞争对手。但是中国有句话叫不是冤家不聚头,我们常常说夫妻之间常常也是冤家。好未来和新东方之间,真的是形成了一个冤家之间的又是竞争又是合作的特别良好的局面。

我说句实在话,要没有好未来的话,新东方做不到今天这么大。因为新东方当时是唯一比较大的机构,我们觉得上市了就是万事大吉了,就可以安心睡觉了。在好未来上市之前,新东方是没有k12的,今天新东方k12占据的是绝对大头。为什么我们后来要拼命做k12呢?就是因为有好未来在做榜样。

在座的所有的培训机构,不要在意你边上的竞争对手。但是我觉得竞争对手一个底线大家要守住,不要在背后互相做突破底线的恶心的事情。这件事情上,好未来和新东方之间是从来没有发生过的,就是说正常的那种能够摆到面上来讲的竞争关系,这个都不算是恶性竞争。

现在新东方和好未来比,好未来的市场估值比新东方要高(在美国上市公司的),后来我就跟新东方那些小兄弟们说,你们出去创业,我们加起来估值比好未来高就行了。当然这也是开玩笑。

我只是想说,有这样一个竞争系统在,大家都形成一个强大的合力,互相之间能够学习,而且只要不破底线,到最后还能共同一起做一些对中国的发展有用的公益事业,或者说是提供互相之间的帮助,我觉得这件事情毫无疑问是一件美好的事情。

上一篇:全国31省份2017年财力比拼:粤苏沪高居前三甲(表)
下一篇:微信越来越像操作系统了 背后可能有哪些“大权谋”?
关闭

Copyright 2018-2019 drneglerio.com 俾翁信息门户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